今天是:2019年07月19日 星期五 农历 六月十七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特稿

仪陇帮得更“准”融得更“深”:“孵化”新农人梦想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19-6-21 16:08:50 


策划  本刊采编中心   执行 本刊记者 罗晓庆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如何让农业强起来、农村美起来、农民富起来?四川省各级关工委和广大五老着力推进“五个融入”,不断在乡村振兴与脱贫攻坚中,找好关爱结合点,打好帮扶组合拳。特别是省关工委“巴中会议”召开后,各级关工委书写了“助力脱贫攻坚,精准助孤帮困”的优秀答卷,为川蜀大地乡村振兴的宏图注入了温情正能量。


在朱德总司令和张思德的故乡——仪陇,涌动的这股正能量更为强劲。2018年7月,作为四川超百万的人口大县的仪陇,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在仪陇的脱贫和振兴中,一群关工人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感悟和实践启示。


仪陇关工人在“五个融入”中帮得更“准”融得更“深,积极拓宽乡村发展协会平台,从向贫困儿童及家庭送钱送物转变为从增加贫困户的家庭收入开始,为如何开展乡村关爱工作提供了样本。仪陇县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毅力,直面没有任何创收项目的贫困村,下一番“绣花”功夫;无缝对接精准扶贫项目,孵化家庭农场、建立农民合作社,构建起集新型现代农业生产者主体的孵化、陪伴、规范化成长的服务监管托管支持平台体系;沉下身子走村串户,搭建桥梁,创设科技扶贫、教育扶贫项目,以点带面,带领区域贫穷家庭增收致富……仪陇县以大视角击小鼓点,从源头着力,探出一条阻断贫困传递的希望之路。


源 起


沉寂的山乡背后


2012年3月的一个夜晚,15岁的南充仪陇中学生高麦丽(化名),和另外几位同样来自大山深处的孩子,一起出现在了一场深圳慈善晚宴上。在聚光灯下,高麦丽大方流利地讲述了自己成为仪陇县特殊困难儿童关爱陪伴助学项目受资助学生的成长故事。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农村,走进喧嚣繁华的城市,并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夜晚,成为她人生的高光时刻。


高麦丽家住南充仪陇县金城镇丁字桥宾朋村,家乡属于革命老区国家级贫困县。“她家十分贫困,房子还是土墙草房,屋顶上瓦片混搭着稻草勉强遮雨”,亲自去过她家的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负责人、县关工委志愿服务队队长饶胜告诉记者,女孩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父亲外出打工,出海遇难,母亲不知所踪,爷爷奶奶又有病。三间屋子,堂屋一间,一间是猪圈,卧房里孩子没有真实意义上的床,只有木棒支撑的阁楼堆放孩子的铺盖。


高麦丽的父亲去世时,她才小学三年级,没见过父母几次,就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孩子很内向,几乎不说话,脸上衣服也都是脏脏的。”如果没有助学项目的资助,高麦丽很快就会辍学,或许也将重复她父母的人生,让贫困代际延续。然而,20010年起,米会琼,以及后来的六百多个学生少年,命运都被一场席卷中国农村的脱贫攻坚战所改变。


触动 无人尽孝的老人 无人照拂的孩子


高向军,第十届四川关爱明天十佳五老,是仪陇县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退休前先后任仪陇县人民政府项目办主任、县外经委主任、县政协副主席等职位,她一辈子所干的大部分工作多少都与扶贫有关。为研究母牛养殖,高向军经常全国各地跑,为探索新型现代农业生产者主体的孵化,她也曾多次到日韩等发达国家考察,她自言是“不回家的人”,退休后,也一直住在仪陇老县城金城镇,乡村发展协会的办公楼里。


金城镇,是个偏远的山区小镇,属于深丘地带,平坝面积小,盘山道路多,陡坡密,沟壑纵横。因平坝面积小,农耕种植发展条件差,改革开放以后,这里下至十几岁少年,上到五十多中老年人,纷纷走出山区,离乡外出,自谋生路。


县关工委志愿服务队在下乡串户时,就发现90%以上农村家庭都是留守家庭。曾经在一次看望困难学生家庭途中,一位93岁的老婆婆,杵着拐棍,“说口渴,跟志愿者要水”,旁边的老百姓随手从农户家门口的水缸里舀了一碗水给她,“那水用来洗手你可能都觉得脏”。还有一位老年人拿着一张农信卡,跟志愿者说,“我饿的不行,但是不会用卡,有没有人帮我去买点吃的”……对他们一行触动很深。


 “社会转型带来对很多弱势群体的冲击,祖辈贫困、受教育程度低等原因,交织在一起就导致了留守儿童、留守老人、事实孤儿等这种现象在农村很普遍。”高向军自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探索小额扶贫贷款工作机制,一方面为了弥补社会转型中滞后的社会建设,贷款给有潜力站起来的农村家庭,一方面用贷款利息和找社会资源来资助特殊困难儿童。


1995年,她就与另外一位县委老领导发起注册了乡村发展协会这个社会组织。


1.jpg


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三农领域必将成为有志青年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   摄影  唐嗣忠


在做小额扶贫贷款工作的过程中,关于农村农民农业的所见所闻,又不断推动一个扶贫工作者,持续深入地思考。“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农村家庭的子女会愿意回到当地来发展?因为离开了有知识有冲劲的年轻一代,农村的发展就失去了生力。更重要的是,这些留守家庭的老人和子女无人照拂。”


启发 生力军如何才能回来


1998年,曾有一个来自周河乡的中年农民走了几十公里路,来到金城镇找到高向军,“听说你们不要担保抵押就可以贷款。我有三个孩子,成绩都特别好,没能让大女儿继续读书。我希望贷点款,把两个儿子扶持起来,送他们继续读书,考高中考大学。”这是乡村发展协会小额信贷部建立起来以后,来贷款的第一户农民。当时的现实情况是,农民很难甚至根本不愿意去银行贷款。这个农民在考虑一番之后,只借了五百块钱。并用这五百块钱,买了六头猪。


质朴的农民,从未借过钱,借了钱如何还钱,就成了他成天思考的事情。养猪是投入,暂时不能变现,那就做点别的。“小额贷款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一个农民家庭去思考,家庭经济应该怎么发展。”改革开放以前,农民主要靠农业生产养活家庭,进入了市场经济时代,农民的市场观念还远远落后于社会的发展。高向军说,“形势推着他们走出去,走进市场”。


每个月都要按期还款,猪还不能卖,钱从哪里来呢?这位农民除了种水稻,便开始了种植蔬菜和水果。那时去集镇的路不好走,但他还是定期去卖菜赚钱,用这笔钱来还钱。隔年,这个农民已经发展到了有四亩水稻,四亩水果地,四亩蔬菜地的规模,逐渐找到了他不用出去打工,也能赚钱的家庭经济发展的方式。


这位农民家庭发展的经历,启发了高向军:仪陇的农业不是没有出路,而是方法不对。但这块贫瘠的土地沉寂了太久,需要一股生力。


“在农村的关爱工作怎么做才更有效,我们希望能给关工工作做一些机制性的探索。”这个探索,高向军带领的志愿者团队一做就是二十年。做新型农业生产者主体的培育,这个思路实际上,是近些年脱贫攻坚战的打响,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开始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性,逐渐返乡创业的这个现实推动着他们想出来的。


顺势而为,农村的势是可见的。上一辈的老年人劳动力逐渐式微,下一代还在成长,这一代青年劳动力正式敢闯敢干的时候,而他们正是现代农业发展的主要力量。他们这群人就是农村发展的生力军。


若能从农业中可以找到替代打工收入的路子,即便只有打工收入的百分之六七十,他们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回来的。长期深入偏僻山区,与农户打成一片,高向军对农村的脱贫与发展有着自己长期的观察和理解。但在她看来,顺势而为,顺国家政策的势,社会发展与国际接轨的势,结合本地资源禀赋,培育家庭农场经济主体,科学谋划产业扶贫项目是正道。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