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8月05日 星期三 农历 六月十六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特稿

“老少”结对 温暖同行 “牵手”筑梦未来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20-7-27 16:52:25 


策划 本刊采编中心   执行 本刊记者 莫尔佳

    

2017年底,内江市关工委正式开展推进扶弱助困“老少牵手行动”,这是内江市关工委积极服务中心大局,开展精准扶贫的具体体现,是落实四川省关工委工作安排和内江市委、市政府脱贫攻坚工作部署的重要举措。

    

两年来,针对孤儿、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重病重残儿童、特困供养儿童和贫困家庭儿童等五类困境儿童,内江市关工委根据民政部门提供的数据进行全面调查,发动全市五老志愿者广泛参与,关注困境儿童在思想品德、学习教育、权益维护、安全自护、身心健康、社会参与等各方面的需求,综合运用政策措施,开展“一对一”“一对多”结对帮扶活动,为助力脱贫攻坚,推动治蜀兴川内江实践再上新台阶发挥积极作用。


“牵手”,是一种无声的诺言,紧握的双手,让老与少彼此间充满温度;“牵手”,是一种特殊的交换,五老用无私的奉献,滋润孩子干涸的生活和心灵,换取他们自强不息的人生态度。“老少牵手”,温暖同行,在甜城大地上走出一条有关“成长”的关爱之路。


————————————


大手牵小手  与爱一路同行

    

1.jpg


李泽民(左一)来到学校,了解受助学生的学习情况和生活困难    摄影/陈丽


2018年春天,隆昌市关心下一代工作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陈丽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隆昌市关工委名誉主任李泽民有些焦急的声音:“小陈,怎么和我结对的那个娃娃的电话打不通了呢?”

    

同李泽民在“老少牵手行动”中结对的孩子名叫李高勇,当时正在隆昌七中读高二。两岁时,小高勇的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则离家出走。此后,他便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与李高勇结对后,李泽民很快为他申请了隆昌市关工委的专项救助金,又带着李高勇上街为他购置了新衣。春节期间,他还让孩子到自家来吃团年饭。新学期伊始,李泽民想着关心下李高勇的近况,没承想却联系不到人了。

   

打不通李高勇的电话,李泽民便联系到学校,却被告知李高勇已多日没去上课了。经多方打听,李泽民终于得知李高勇正寄住在姑姑家。于是他便叫上陈丽,“去孩子姑姑家看看这个娃到底怎么了。”

    

原来,身为体育特长生的李高勇,前阵子不慎摔倒弄伤了脚,无法参与正常的训练,这对他打击很大。“当时他给李主任说,觉得自己未来没什么希望了。”陈丽回忆说,“他说自己已经给学校说了,不读了。”

    

李泽民毫不留情地“骂”了李高勇。“李主任那时候是真气着了,”陈丽说,“他敲着桌子说,你现在才高二,离高考时间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你慌什么?!”经过李泽民的批评和劝说,李高勇当即表态,说等自己脚伤好了就回学校去。临走时,李泽民还不忘嘱托,“以后我的电话,你可无论如何都要接啊。”

    

返校后的李高勇,学习和训练比之前更刻苦了。2019年高考,李高勇的高考成绩在隆昌市的体育特长生中名列第一,被四川旅游学院录取。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他给李泽民打了一通电话,“他给我说,‘李爷爷,我想去成都打工,挣我大一的学费。’”李泽民鼓励李高勇这种自力更生的做法,并表示,如果有困难就联系自己。那个夏天,李高勇利用自身特长,在成都市一家游泳馆找到一份救生员的暑期工,“干了两个月,赚到了一个学期的学费。”

    

比李高勇早一年参加高考的隆昌市龙市镇学生李佳柳的求学之路则更为坎坷。7岁时因车祸失去父亲的她,不久之前,母亲又被查出患有肺癌,家里一贫如洗,根本没法拿出钱供她上大学。与她结对的龙市镇关工委执行主任章瑞宽得知情况后,当即从自己的退休金中拿出4000元资助李佳柳,还为她向隆昌市关工委申请了4000元的困难助学金。后来,章瑞宽又为李佳柳联系了一名爱心企业家,在她大学期间每月捐助200元作为生活费。

    

“你看,这是李佳柳上个月给我发的信息,”章瑞宽划出微信的界面,聊天记录里,李佳柳写道,“章爷爷,5月的200元钱林阿姨已经打我卡上了。前两天还又送了我家一桶油。您放心。”

    

今年6月初,威远县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龚建华带着自己结对帮扶的王煜到威远中学“溜达了一圈”。他笑着说,“娃娃今年中考,让她提前感受一下高中的氛围,鼓励她争取考上这所县里最好的高中。”

    

王煜今年15岁,出生在威远县镇西镇黄石村的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里。她的母亲是精神病患者,生活无法自理需要别人照顾;父亲瘦弱矮小,身患残疾,文化程度也不高,家中收入微薄。2018年初,龚建华第一次到王煜家时,发现她家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自从与王煜结对后,龚建华每月资助她100元生活费,定期去学校或到她家中看望她,年底又自掏腰包为王煜购买过年穿的新衣。在龚建华的协调下,王煜的父亲在镇里的公益性岗位谋得一份职位,每月能赚取几百元钱的补贴。

    

“前段时间我去县里的教体局各股室了解了下各项教育扶助政策,看有哪些政策娃娃能享受的,等她升高中后好为她争取落实。”龚建华说,“主要是要确保孩子生活没有负担,能够安心学习。”


[NextPage]

让阳光照进生活的裂缝

    

2018年9月,内江市东兴区关工委会同当地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在东兴区椑南镇召开了一场“老少牵手行动”调研座谈会,邀请了部分困境青少年及其家人到现场了解情况。会前,一名男子背着自己十来岁的儿子,出现在会议室。

    

2.jpg


龚建华为王煜购置过年新衣  摄影/罗玲


内江市关工中心综合指导科副科长陈雪芹当时是东兴区关工委办公室主任,那一天,她跟随东兴区关工委老领导参加了这次座谈会。“我那时刚到关工委不久,所以感到尤为震撼。”陈雪芹回忆说,这名男子的儿子在3岁时突发怪疾,无法行走,家人带着他到处求医也没检查出到底患了什么病。后来,孩子彻底瘫痪,生活无法自理,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孩子母亲受不了这样的状况,选择了离家出走。“会上孩子父亲提出,希望能有一个轮椅,这样以后出门的时候他就不用背、能推着孩子出门了。”会议当场就为这对父子落实了这个要求。“我也是一个做了母亲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真是觉得非常难过。”陈雪芹说。

   

这不是陈雪芹唯一一次在参与“老少牵手行动”时直面困境青少年生活所受到的心灵冲击。在另一次入户调查时,她来到东兴区高梁镇新牌坊村的陈江家中。陈江当时11岁,肢体二级残疾,没有自理能力。为孩子治病给这个农村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母亲外出务工,父亲在照顾他的同时,还要种植10余亩的农作物。“去他家拜访时,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人怎么有精力耕种这么大片的地呢?”陈雪芹说,由于家里没有别的人能照顾小陈江,务农时,父亲只能将他独自留在家里。“娃娃还在睡觉的时候,他爸爸就起床到地里干活,看天快亮了又回来给孩子换衣服帮他吃喝拉撒。但遇到农忙季节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有时候干了几个小时的活回家,娃在家里就尿裤子,或者渴了饿了直哭。”

    

相较陈雪芹,长期从事基层工作的张召明对困境青少年的日常生活有着更深的了解。2015年,张召明担任了内江市市中区凌家镇花红村第一书记,2017年11月退休后又成为市中区的五老志愿者。他退休时,正值内江市关工委启动“老少牵手行动”,除了自己结对帮扶了几个孩子之外,张召明还将自己所了解到的村里困境青少年的情况上报区关工委,由区关工委安排别的五老与孩子们牵手结对。“其实除了家境的贫困和物资的缺乏外,这些娃娃还非常需要有人在生活习惯、教养这些方面的关心。”张召明说,自己去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家拜访时,经常能看到家里东西摆的乱七八糟,卫生一塌糊涂,有些孩子穿衣服没个季节概念,“深秋挺冷的了还穿着短袖短裤到处跑,”他顿了顿,“这些都需要有人去关心、去注意、去教他们。”


在威远县关工委办公室副主任罗玲看来,对困境青少年的心理帮扶同物资帮扶同样不容忽视。“娃娃们的心理问题是一个普遍问题。”在“老少牵手行动”开展的两年多时间里,罗玲在走访过程中见过太多因家境或变故而内向、自卑甚至乖戾的孩子。“有一个小女孩在我们去她家走访慰问的时候,全程只说了自己的名字,问她什么她都不开口。”


今年11岁的威远县新店镇的林晓英,父亲去世,母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她与弟弟寄养在姨妈家。“第一次去见这个女孩的时候,她很胆小,不太敢和我们说话,甚至不敢用眼睛和陌生人对视。”罗玲说,林晓英后来成为威远县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刘志华的牵手对象。每次和林晓英见面,刘志华总会鼓励她多说话。她还给林晓英的姨妈和学校的老师“打招呼”,让大家多和孩子交流、多帮助她。渐渐地,林晓英变得开朗了起来,再见到刘志华时,会主动打招呼。“自从和刘主任结对之后,我每次见到这孩子,都能看到她新的变化。”罗玲说,“这些孩子真的特别需要牵手的老同志多与她沟通、交流和花时间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鼓励他们快乐、阳光地生活学习。”


这些身处困境的孩子,面对的困难以及由此衍生出的问题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他们的成长都需要更多的关爱。自“老少牵手行动”开展以来,内江市各级关工委和广大五老志愿者围绕“做实‘助’的文章”的工作思路,切实从解决困境儿童亟需解决的问题入手,力争“帮扶一个转变一个,联系一个改善一个”。


东兴区新店乡阳河村的女孩张鸣凤,出生不久母亲就离家出走,至今失联。2017年,她的父亲因罪入狱,刑期15年;2018年,一直照顾着她的爷爷又因病去世,小鸣凤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村关工委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一面向乡、区关工委上报情况,一面积极与民政部门协调,及时按程序申报将张鸣凤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畴。区关工委除了立即前往对其看望慰问之外,之后,东兴区关工委又联合教育局、司法局等相关部门,将她带往父亲服刑的浙江省第五监狱走访。尽管当地有关部门表示,可以让张鸣凤免费入读监狱附近的福利学校,但经过综合考虑和询问孩子个人意愿,最终区关工委还是将小鸣凤带回老家,让她寄养在一个亲戚家中,并确定了阳河村关工委主任张优才为其牵手帮扶人,“牵手五老与孩子乡里乡亲的,能随时关注孩子的情况。”陈雪芹说。


3.jpg


威远县五老关心结对青少年的学习情况   摄影/罗玲


资中县走马镇孤儿林华洋,2018年父母双亡,陷入生活无保障、学习无人管的境地。原本,当地关工委联系协调准备将他送往内江市儿童福利院。资中县关工委执行主任王敏在走访中了解这一情况后,帮助将他的学籍转入资中一中,并确定资中一中副校长、关工委主任与其结对。经过一年多的精准帮扶、关爱,林华洋的成绩从进校时的全校排名400多名上升到2019年下学期半期考试全县排名79名。


类似的事情在“老少牵手行动”开展两年多以来还有许多。谈及镇里“老少牵手行动”帮扶的孩子们,东兴区田家镇关工委执行主任钟国政滔滔不绝。他说,行动开展后,镇关工委在镇内摸排出了20多名困境青少年,他又走家串户,发动了90多名五老志愿者,从中有精力、有意愿的与他们结对。“没户口的联系派出所上户口、家里确实困难的出面帮忙办理城镇医保、给娃娃买衣服和学习用品……”钟国政还调动自己的人脉资源,带领家中有劳动力的孩子家种植紫皮大蒜、并帮其联系销售。“这个相对不太耗费体力,家中没有青壮年劳动力也能种。”他解释说。末了,钟国政爽朗地一摆手,“我反正是把我结对的娃娃当我孙女看待了,”他说,“我一直对她说,你好好读书,安心成长,有事来找我或者找社区都行。”


“人生最绝望的时候,应该是听到父亲出事的时候吧。”说这话时,威远中学高2017级文科实验班的学生潘昕颖带着笑,语气平静,但眼里分明有泪光闪烁。“我走在街上一直哭一直哭,不知道未来怎么办。”


初二时,潘昕颖的父亲在煤矿上工时因一场事故致残,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因为父亲离不得人,潘欣颖的母亲也不得不辞职在家照顾他。“在那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不通,我控住不住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爸爸突然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们家会变成这样?一切都好像不真实。”


如今的潘欣颖,已从那些无助与自怜自艾的情绪中走了出来。个中原因,除了时间的流逝,也与来自他人的关爱是分不开的。升入高中,在了解到潘欣颖的家庭情况后,她的班主任李佳书第一时间与学校关工委联系,为潘欣颖申请了国家教育救助金和教育基金资助,学校又减免了她的学费。“老少牵手行动”展开后,潘欣颖与威远县关工委常务副主任蒋毅结对。“蒋爷爷每个月还给我100元生活费,我有时候都觉得呀,我现在都是‘别人养着的’”,她开玩笑道。


这个夏天,潘欣颖将走上高考的考场。“这孩子的成绩,正常发挥考上个重点本科是没问题的。”学校的老师说。“蒋爷爷给我说,让我不要担心以后,说等我上了大学,也有专门关爱基金项目资助我继续深造。”对未来,潘欣颖有着无限的期待和想象。“我希望考出省外去,还想在大学里参加很多社团,”她吐了吐舌头,“现在学习太忙了,但其实我觉得我还有很多技能没‘开发’出来呢。”



截止2020年1月,内江市各级关工委共发动4665名五老志愿者牵手5373名困境青少年。五老为困境青少年开展心理疏导10099人次、落实政策756件、帮助就学946人、帮助就医746人次、落实户籍41人次、落实其他帮扶措施1689件次,五老及各级关工委出资出物165万余元。


[NextPage]

为了更好的“牵手”

    

4.jpg


唐洪到结对帮扶青少年家中慰问  摄影/罗玲


“我们以往的扶弱助困活动,多为项目化的实施,大多在六一、国庆、春节等节点开展,帮扶的对象较少,时效性较短、帮扶的覆盖面较窄;‘老少牵手行动’采取层层动员、层层覆盖的方式,确保了全市困境儿童的全覆盖帮扶,将‘一老一少’有效连接起来,从帮扶的深度和广度上都较以往有了质的飞跃。”内江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吴寿轩介绍道,“我们主要通过多渠道健全工作措施、多层次搭建帮扶体系和多维度创新帮扶方式来实现结对的覆盖落实。”


内江市各区县关工委也根据自身实际,发展出各具特色的“老少牵手行动”实施方式。隆昌市关工委提出了一个“一个月一个电话,半年一次走访慰问,一年一个帮扶计划”的“三个一”工作要求。威远县关工委成立了县关工委“老少牵手、扶弱助困”行动指导小组,威远县关工委执行主任介绍说,小组成员由县五委四团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组成,定期到镇、村、机关、学校、企业检查指导,了解工作进度和监督结对落实情况。


“三多”助力  落实“牵手结对”


多渠道健全工作措施,夯实工作基础。内江市委将“老少牵手行动”开展情况纳入市委保证目标考核任务。市关工委与组织部、民政局、扶贫移民局等相关单位建立组织协调机制。在民政系统数据库的基础上,细致核查原有困境儿童数据,锁定数据和统计口径,及时登记处理新增数据,确保数据摸查精准、动态更新完善。


多层次搭建帮扶体系,凝聚工作合力。制作“老少牵手行动”结对联系卡,以“结对认亲”“结对见面会”等活动为载体,广泛开展入户走访、电话关怀。在各种主题活动中,让结对五老和青少年参与其中,实现结对覆盖、慰问覆盖和活动覆盖。


多维度创新帮扶方式,突显工作实效。用实用足部门政策,联合财政、民政、人社、卫计、教育、残联、妇联、共青团、红十字会等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爱心群体、企业及爱心人士,通过一对一帮扶、慈善捐赠、实施公益项目等多种方式,延伸救助方式,提升扶持力度。


[NextPage]

路纵崎岖  希望相随


两年多来,“老少牵手行动”使数千名困境青少年及其家庭得到帮扶救助,但随着活动开展的逐渐深入,一个问题却时不时会萦绕大家心头:

    

5.jpg


吴寿轩同林小悦姐妹以及她们奶奶在一起    摄影/熊俊杰


我们到底能帮这些孩子多少?

    

小宇(化名)出生在东兴区新江街道的一个单亲家庭。因为家穷,母亲刚生下他离家出走杳无音信。幼时,小宇由奶奶照看,父亲则在外打零工勉强维持家人生活。奶奶去世后,父亲忙于开三轮车赚钱,无暇注意小宇。在这种情况下,小宇的思想行为出现了偏差:小小年纪就会撬邻居锁偷东西,“周围邻居都被他偷怕了。”陈雪芹说,“他也不读书了,整天就在街上游荡。”被确认为“老少牵手行动”帮扶对象后,区、镇、村各级关工委反复找到学校,让学校重新接收小宇入学,考虑到小宇的家庭情况,在关工委的努力争取下,学校又为小宇每天提供两顿营养餐(普通学生每天只有一顿)。区关工委又确定了小宇家的邻居,一名老党员和他牵手结对。渐渐地,小宇有了转变,学习成绩也有了起色。

    

“听起来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对不对?”陈雪芹苦笑了一下,“可我不知道后来的故事当讲不当讲。”——小宇父亲因车祸,头部受了很严重的伤,手术后便落下了病根。后来在家中去世了。“孩子在学校读书,父亲独自在家,死了两天后才被发现。”这给小宇造成了极大的刺激,后来,他还是走上了歧途。

    

“现在孩子在十五中(内江市特殊教育学校),我们有继续关注帮助他,他的老师也说孩子表现不错。”陈雪芹说,“可他已经成了孤儿了。”说到这里,陈雪芹的语气有些痛苦,“大家都在帮助他,他自己也想改好……能落实的政策、能做的帮扶我们都做了,可是后续的发展实在不在我们控制范围之内。”

    

发生在小宇身上的事并不是孤例。除了突发的变故外,家庭监督的缺乏、家庭管护的缺失、情感关爱的缺位……这些都使对结对的困境青少年的帮扶路上充满变数和困难。另一方面,因身体、精力等原因,结对帮扶的五老志愿者也存在队伍不够稳定、帮扶不够到位等具体问题。

    

“但我们还是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去做。”吴寿轩说,内江市关工委将把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为助力脱贫攻坚的最终目标,继续开展“老少牵手行动”,对全市400余名孤儿、事实孤儿开展更为精准的结对帮扶。而五老志愿者资源充足的威远县关工委,已制定了接下来的“倾情扶弱、助困千人”计划。“做好‘牵手行动’,关建还是看人,我们基层有很多有热心、有本事、有担当、有影响力的五老同志,有能力完成这一帮扶目标。”唐洪表示。

    

春节前夕,吴寿轩和老伴儿带着慰问金和物资,又一次来到他结对帮扶的东兴区郭北镇石锣村女孩林小悦家中。今年14岁的小悦,12岁时与吴寿轩“牵手”结对。小悦很小时,她母亲就离家出走,身有残疾的父亲现在外务工。现在,小悦和妹妹由在城区当清洁工的奶奶租房带着她俩生活。

    

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小悦要给吴寿轩“表演”自己在学校新学到的曲子。她从屋子里取出了葫芦丝,吹奏起了《新年快乐》。悠扬的乐声在简陋的屋子里响起来,伴随着奶奶合着节拍的鼓掌声。几段旋律之后,小悦的妹妹在吴寿轩的怀里唱了起来,“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贺大家新年好……”

    

这是2020年初一个普通的冬日午后。屋外湿冷的空气带着凌冽的寒意;但在这个充盈着欢声笑语的屋子里,弥漫着的,则是融融春意与生机。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