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农历 九月初六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特稿

务实篇:救助“更走心”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20/8/26 11:26:39 


上门摸排  做到“一个不漏”


2017年初,剑阁县制定了详细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普查工作方案,并向全县各乡镇发出了《关于普查“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通知》。基层干部进村入户,上门逐一摸排,一个不漏地填写调查表。


李培林介绍,全面排查,努力做到不漏一个,尤其是对空白乡镇。“县关工委安排专人下去空白乡镇进行督导,坚决做到不遗漏、不虚报”,“上报的统计表我们要求乡镇党政分管领导签字盖公章,当地还会进行长达七天的名单公示,一旦收到举报,相关干部都要承担责任。”“优亲厚友的剔除,父、母亲失踪不满两年的剔除,有父母只要一方在家里的剔除,残疾儿童没有残疾证的剔除”,《通知》下发一个多月的时间,各乡镇报上来的两百多个孩子的申报表就交到了剑阁县关工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许蓝尹的手里。经过一番严格审查,当年最终确定当时全县有事实无人抚养儿童91人。


2018年,县关工委进一步完善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认定和退出机制,加强了对这些孩子的动态管理,最重要的是通过全面摸底,建立了乡镇困境儿童数据库。


1.jpg


李培林一行走访普安镇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家


关工委牵头  把各方力量动员起来


卫佳慧姊妹的家庭,就是剑阁县一百多户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家庭的一个缩影。这背后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广元市剑阁县因守剑门天险的剑门关峥嵘而崔嵬而闻名,过去是省级贫困县(今年已摘帽),也是劳务输出大县。剑阁的青壮年大多选择出去打工,婚姻的另一半也多是打工期间认识的外地人。这种家庭关系中,个别年轻妇女或因丧夫或嫌家贫而抛家弃子远走他乡,失去音讯。


“这个工作刻不容缓。”2017年7月12日,县关工委与县民政局、县教育局召开联席会议,研究对全县实事无人抚养儿童实施救助的工作方案。““关工委牵头,打捆使用包括县财政拨款、民政等部门的救助资金,分类制定救助方案,符合孤儿条件的迅速完成审批程序,给孩子享受定额救助;建议各乡镇一人一方案,对符合低保条件的及时纳入低保,纳入了的可以提高救助水平等,给每一个事实无人抚养儿童落实一位帮扶责任人和一位关爱联系人,对即将入学或正在就读的孩子,建议给与特困生助学金和学杂费减免,并长期关心孩子的心理健康。”


县关工委的一揽子救助文件一下发,县、乡、村三级力量全都动起来了,他们在派出所、民政局、教育局、妇联、孩子学校、孩子家几点间奔忙,他们的足迹和汗水给每一个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家庭都带去了希望,就像久旱后降下的甘霖,让春笋破土而出……


2.jpg


五老梁宪钊殷殷叮嘱他帮扶的孩子


雪中送炭般的帮扶温情


7月6日下午,阳光炙热,交织不竭的知了声声,盘桓于广元市剑阁县的老县城普安镇。因平坝面积小,道路不平,县政府早已搬迁至交通便利的下寺镇,离不开乡土的人却没走,街面上人来人往并不少。记者一行由普安镇关工委执行主任李兆寿领着,来到家住普安镇小玲珑社区的黄思瑞家中。


一个小门进入,走上一段老式楼房逼仄的楼梯,四楼就是孩子及其爷爷奶奶的家。11岁的黄思瑞很文静,说话和略显瘦弱的人一样细声细气。据悉,黄思瑞的母亲在生下她之后不到半年,就离家出走了,从此失联,情况略有不同的是,她有个年轻体壮的父亲,但数年前一次车祸后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不仅不能劳动,反而需要长期花钱治病,还经常在家摔打东西,在外打架惹事。一个长期不稳定、恐吓、不安的生活成长环境,使得孩子成长得十分内向。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唯一的支柱——孩子爷爷,也在前几年检查出了癌症。


县关工委的救助政策下达之后,黄思瑞的帮扶责任人即社区五老廖杰,经过摸底后,便立即想法协调解决了黄思瑞父女每月440元的低保救助,其奶奶的城镇低保救助,和其爷爷的大病救助及政府临时救助。连续三年,县关工委从为困境青少年建立的关心下一代基金里面,直接对孩子进行困难补助每年2000元。“只要是能把孩子纳入进去的福利政策,我们都想法设法的给孩子办。”如今,在社区关工委的努力下,黄思瑞的父亲已经长期住院治疗,从此不再是黄思瑞学习生活的不稳定因子。


黄思瑞的班主任老师杨雪萍正是她的关爱联系人,在实现学校应有的帮扶政策到位的基础上,生活上关心,学习上辅导,精神上鼓励,“黄思瑞学习刻苦,现在越来越开朗了”。每每说起孩子的遭遇,黄思瑞爷爷就紧握廖杰的手,红了眼眶。“太感谢了,你们就是雪中送炭的恩人。孩子这么小,没有你们,我们能办啥子……”


奔走六次 五老助“黑户”孩子寻回身份


同日,记者一行又去了家住普安镇闻溪乡鲁公村的10岁女孩孙欣怡家中。孙欣怡家所在的村社,坐落于山中,现名叫“营盘社区”。一路“九曲十八弯”,终于始达了孙欣怡的新家。孙欣怡是非常典型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在一岁时,母亲就出走失联了,父亲外出寻找失踪的妻子,在浙江海边不慎被突如其来的海浪卷走,尸骨未存。爷爷五年前因病去世,徒留奶奶和孙女二人艰难度日。


指着远处树木丛生的深处,孙欣怡的关爱联系人,即闻溪乡关工委五老梁宪钊说,原来孩子和奶奶住的是到处破洞、伸手摸到房檐的破烂小房。因精准脱贫的政策,孙欣怡家被列为精准扶贫户,去年异地搬迁,住进了政府盖的新砖房,并支持鼓励孩子奶奶借地养鸡创业增收。


孙欣怡被老师带着正等在家门口。圆圆的脸蛋,黝黑的肤色,孙欣怡有些紧张,交叠着双手,一言不发,只是谈及父母,孙欣怡流泪不止,看着令人十分心疼。“父母你不能选择,但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孩子,你好好学习,争点气,未来会越来越好的”,“努力、勤奋学习,你是祖国的花朵,现在党和政府帮扶你,以后长大了不能忘本”……几位跟随采访的五老一言一语,都是对孩子真诚的关心和鼓励。


梁宪钊说,“注定了要我来帮这个孩子。她爷爷、爸爸都曾是我的学生”。四年前得知孙欣怡情况时,孩子奶奶正为孩子的入学问题焦头烂额。孩子属于父母未婚诞生的,结婚证、出生证等几证不齐,到了入学年龄,户口都没有。“娃奶奶搞不清楚,只能我亲自去跑”。“证件不齐,我们没法办”,派出所的一句话,急坏了梁老。村委会、学校、教育局、派出所、民政局,七十多的老人从早跑到晚,单找派出所磋商就找了六次,写情况说明书、找人签字盖章、给相关党政工作人员说情讲理,最后没办法,还给娃奶奶出了个“耍赖”的办法,“你就待在公安局,不给你办,你就不走了。”


梁老再次拿着孙欣怡奶奶递过来的,在2017年最终办成的户口本,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好似检验自己的“劳动成果”。后递给记者看,翻开仅两页有字,第一页是奶奶,第二页是孙欣怡。奶奶高兴的神情,好似获得了珍宝,迎来了曙光……


3.jpg


救助到位,关爱到心,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沐浴阳光雨露,健康成长


“久旱逢甘霖”的救助


接着,记者一行来到家住镇河东街的李杼霖家中。进门穿过一个小堂厅之后,进到一个天井裸露的小院子,再往里面走,就看见一个四方桌上的小彩电正播着,李杼霖正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他妈妈不晓得跑哪里去了,天天都是这样。我们老头因为是转业军人有点退休金,我们一家就靠这点钱(生活)了。”78岁的李文章,和老伴儿罗菊英,儿子八年前外出打工失踪至今杳无音信,儿媳妇和孙子李杼霖都是智力障碍患者。孙子李杼霖17岁,现在普安实验学校特教班读书,一直由两位近80岁的高龄老人抚养。儿媳妇因易发精神失常经常到处乱跑,虽在世,但对两位老人来说,并非助力而是负担。看着智力不足的李杼霖,俩老摇摇头,抹了一把眼泪:“我和老头年纪大了,现在还能照顾他,以后我们要是不在了,只能看她造化了。”


俩老也有高兴的事,就是李杼霖2017年被县上认定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后,低保标准提高了,逢年过节粮油、猪肉等社区送来的物资很够吃,孩子各方面的资金救助到位的也快。“生产生活情况、身体状况、犯病医疗报账情况、低保资金保障及使用情况”,李兆寿对该家庭的各项情况了如指掌。


剑门关青树村一个爱耍剑的七年级学生刘超,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唯一一个采访路上遇到的较善言谈的事实孤儿。其母与其父离婚后,就再未联系过孩子。而其父在四年前就车祸身亡。旁人问他“想妈妈吗”?他犹豫了下,又摇了摇头。“孩子不说,我也知道,我的两个孙孙就没有爸妈了,有一天晚上娃就跟我说,爷爷,我真的想妈妈了。我想安慰也不知道说什么。”说着,刘超的关爱联系人,五老母培生就哽咽了……


说起学习成绩,刘超略显沮丧,但说起他爱好的剑舞来,神情又高兴了起来。“孩子的剑舞很不错,我们就挑选他作为领舞,也是为了鼓励孩子。”该校老师顺势拿出一张照片给记者看,“这姿势不错,很飒。”记者看后发出感叹,刘超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他的梦想是做一个舞蹈家。站在他爷爷修造的新楼房前,爷孙三人并不颓丧,“孩子懂事孝顺,烧火做饭他都能干”,奶奶笑着说。


更令人高兴的是,国家政策已经下来,刘超等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很快就能享受到和孤儿同等的福利保障。为此,每走一户,李培林就不厌其烦地叮嘱乡镇关工委五老,赶紧给孩子办理申请国家每月900元的救助金。“有了国家政策托底,我们也算是‘功成身退’了。今后在开展关爱活动上大展拳脚,引导这些孩子阳光成长。”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