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7月23日 星期二 农历 六月廿一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字画有约


来源:关爱明天网      发布时间:2019-4-24 10:20:25 


四川省隆昌市委老干部局  黄启学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字画,已记不清楚。钦慕、崇敬,还带着一点莫名的好奇。字画有价,自古如此。字画的品质和艺术水准,似乎唯有以拍卖会上举槌拍卖价格高低来区分,我以为。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不管是上溯几百上千年,还是眼前当下,每一个历史时期,总能找到无数丹青水墨的印痕,那是艺术宝库中一组组灿烂炫美的画卷。


无论对字,还是对画,我是个十足笨拙的外行。可偏偏骨子里对字画有一种浓烈得偏好感,这种喜好常常让我自觉有些滑稽可笑。在字画“爱好者”中,或许再没有像我这样蹩脚的围观者和敬慕者了吧。


假模假样开始练习字画,还是读师范校时候的事情,那已是31年前的旧事了。作为师范生必修的一门课程,笔下的功底是做一名合格称职教师的基本功夫。师范学校一位写字课老师教诲说,写得一手好字就是打门锤、敲门砖,那是一个人的脸面。字写好了,走到哪里别人都要高看一眼。老师还说,字正更要人正,这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从师道德。而练习绘画,则是从最基本的素描入手,什么透视、远近和物体大小比例等等之类的绘画美学理论,现在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和自己对字画的喜好很不相称。


或许,钟情字画的种子便在那时隐约埋下了。书法从一横一撇一捺、一点一提一折开始,每一次练习书写都是一次对耐性和定力的考验,这是锻造这柄“打门锤”的必然煎熬,更是个磨性子的苦功。要写得一手好字,我深知不易。或许是太缺乏这方面的天赋和秉性,也少了一些聪慧的顿悟,我的字始终没有什么长进,这使我至今汗颜惭愧。


读师范校时,有几位同学是班里的“笔尖子”,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其中有一位同学更写得一手飘逸洒脱、遒劲有力的行书毛笔字。后来工作后,他依然孜孜不倦,教学之余总是喜欢伏案练习。在他的办公室,总能看见墙上他练习的书法,案几上堆放的习字稿纸和字帖一摞一摞。为了增强书写时的腕力,他在手腕吊上重物,以达到书写有力、行笔稳健的效果。我想这或许是从书圣王羲之的“临池学书”中获得的启发吧。


我和这位同学无话不说,可谓知己。在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上,他亦时常帮助我,让我甚是感激。他人品端正,正派做人,一向受到身边人尊敬。他乐于助人,待人随和亲切,尊老爱幼,孝敬父母,又善待他人,大公无私。他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生活简朴无奢。他总是处处想着别人,即便后来改行做了公务员,当了乡镇领导直至副处级干部,他依然率真本性,从不摆“官架子”。在普通百姓心中,他是一个“好官”,在熟人眼中,他是一个十足的“好人”。可命运似乎总是要捉弄好人,繁重的工作压力,加之他本就羸弱的身体,终因积劳成疾患上绝症。不久,可恶的病魔终于吞噬了他年轻宝贵的生命。英年早逝,这残酷的事实至今还让我仿佛觉得这只是一个瞬间即逝的梦。他办公室那幅醒目的自勉条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难道已是他命运之中早已潜在的一种暗示吗?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或许,只能用这一句诗,来表达我悲悯的心情罢了。那条幅的几个字,实在沉重得有些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人生轨迹就如书法水墨的笔锋走势,或尖或钝,或粗或细,或实或虚,或长或短。每一笔画,都在书写各自不同的人生。这位同学的书法,虽仅为爱好,却应是生命的态度,更是内心精神的写照。即便有时会再想起他,却为没有留得他的纸墨片字而深感愧憾。


在善书法绘画者中,各路高手云集,身边不少是享誉当地的“名家”,这倒有点像小说中的江湖武林,各门各派,奇招怪式,各有奇招绝技。有的是以此水墨丹青为业,这些多半是当地的书画协会成员,在当地有一定知名度,他们书画作品的艺术水准和成就不敢妄自评论,但多数仅仅局限于本地范围内。而如果能索赐得一幅“大家”字画,当然是幸事了。我所在的甜城内江,知名度或许世人鲜有耳闻,但谈及国画大师张大千,那便蜚声中外了。因此内江也冠有“书画之乡”美誉,并以此为缘,邻近的几个市州老年书画研究会每隔三五年都要轮流在各市举办一次书画研讨会,这是在天府之国享有盛誉的一个书画观摩活动,这也是认识和接近当地“大家”的极好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偶尔能索得一两幅知名书画家字画,似乎比别人更有运气一些。


在一次研讨会上,我有幸索得李果青老人的一四字横幅中堂,我视若珍宝,有幸认识这位令人敬仰的老者真是缘分。仔细瞻赏,只见飘逸的笔锋,纤柔中带着筋骨的坚韧,无招有章的笔势,张弛有度的把控,一气呵成,宛如行云流水,入笔势如淬火,飞白似流水,行笔相间自如,胜似铸铁锻钢。凝视观瞻,一笔一字都透着一股仙风道气,幡然产生一种净身沐浴后超凡脱俗的清爽感。另一份惊喜,就是还索得一幅大篆中堂,是当时已九十高龄的李代权老翁倾心而作。看似钝拙怪异的大篆字体,若不看后面释义,恐怕少有人能看懂内容。我虽从释义上明白了这四个字的含义,还是觉得有些辜负权老潜心钻研大篆书法的认真和苦功。不过,他行笔风格和饱满圆润的笔体,就像“惠风和畅”的字面寓意一样,令人心旷神怡,遐想连篇。


两幅中堂,被我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或许方法不当缘故,某一天想到拿去装裱店将它们好好装裱一下,才发现宣纸一角出现了一些小的霉斑。甚是心疼不已,更觉愧对与二老的面缘。赶紧送去,希望装裱店的老师能“妙手回春”祛除那些霉斑印渍,以求得到心灵的安慰。装裱店的老师是我小学时学校的教师,加入当地书法协会多年。退休后,开始干起了书法培训和字画装裱的行当。我对这名老师很敬重,也挺佩服他的精明和能干。他总能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很自然地将“书法”与“生意”看似两不相干的事情做得有模有样,风生水起而不露声色,没有丝毫的避讳感和牵强感。虽然他再三表示不收我的装裱费,但开店做生意,少不了有经营成本,我是执意要给一点的。


捧回装裱好的两幅大家书法,挂上客厅墙上。整个屋子,顿时增添了一股浓浓的笔墨香气,充溢的灵气仿佛源源不断地从字画下流淌出来,那是用眼,用心,用情才能体味的一种奇妙感觉。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