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农历 九月初六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在线展示 > 推荐资讯

“黑养老院”18位老人何去何从?


来源:扬子晚报      发布时间:2020/4/16 16:47:52     



222.jpg


最近一个月,住在江北新区威尼斯水城的居民发现,小区里出现了一家“养老院”,里面住了近20位失能老人。居民发现养老院没有任何证照,出了安全事故咋办?很快,居民投诉到物业、沿江街道民政科、派出所等。记者接到爆料后,昨天探访了这家“养老机构”及相关政府部门。扬子晚报记者 董婉愉


楼上下住满18个失能老人


昨天傍晚,记者来到南京市江北新区沿江街道北外滩水城14幢3单元105室,这里就是居民们爆料的养老院所在地。



居民房里的养老院


这是一套普通的居民住宅,四房两厅,有两个卫生间,面积在150平米左右。推开房门,正见穿着便服的护理人员为老人准备晚饭。四间房里分别住着1—3位老人,他们几乎都丧失了自理能力,有的智力障碍,有的残疾,更多是老年慢性病造成的功能退化。


记者看到,负一层也住了七八个老人,身体残疾严重者,护理员在帮其站立、擦身。据透露,18个老人中,有七八位是低保、残疾老人,属于政府托底对象。因为收费低,家属一般不愿意把老人转到正规机构,老人也习惯住在这里。



无法分流老人,7年间背负黑户名


“一个月前,我在江北新区一个由涂料厂改造的1400平米的房子里租了6年,因为那边要拆迁,就在北外滩水城小区找到这个面积合适且租金不高的房子。”高岛告诉记者,因为民政、消防等部门对养老院设置有门槛,在2012年底以前,他先前的“期颐托老院”一直开在鼓楼区,也是因为房租到期,加上机构老人多半是低收入、残疾或失能,其缴费标准低到全护理每月只有两三千元,自己不得已过了江,只为寻找租金便宜的房子。



顾女士多年来亲力亲为照顾老人


“搬来不到一个月,小区物业、街道民政、城管和工商、市场监管等部门天天来‘打卡’,让我带着老人早点搬离。”高岛长叹一声告诉记者:如果老人能够分流,66岁的他早可以安享晚年了。据他介绍,21年前自己还是鼓楼区登记养老民办非企业的001号,当时期颐托老院租下鼓楼区公安局在银城花园188号的绝佳地段,最多时收住了近百位老人。而自从搬到江北,机构的注册地变更,加上消防不过关,自2013年初至今,就一直以“黑机构”的名义进行托老、养老。老人中跟他时间最长的,有15年。


高岛说,“机构”颠沛流离的苦楚只有他们夫妇清楚。从涂料厂那边共带来28个老人,其余10人他在另一处也租了一套民居暂时护理着,不过当地居民和政府部门睁一眼闭一眼,不追究他。因为北外滩水城这里“盯得紧”,他也确实想放弃了。眼下最苦恼的是,家属不肯把老人接回家,老人又无处分流。


他说,妻子顾女士这些年带着6个护理员,与这些老人不离不弃,什么活都做,生活哪里还有快乐可言。



民政部门:妥善安置老人是当务之急


记者了解到,根据养老机构申报的相关规定:机构首先不能在居民区登记,注册地条件满足情况下,300平米以上的要去办理消防“验收意见书”(消防证);300平米以下的要在消防部门备案。根据高岛向记者透露,办一个消防证至少需要花10万元以上,他表示无心申办。


虽然是黑户,但因高岛收费低,且多年来积累了养老服务的经验,虽然无法满足近年不断提高的机构硬件和服务要求,但老人买账就是硬道理,这也许是他坚持至今的原因。按照民政部门和消防要求,居民区里严禁开设养老院。北外滩水城这18个老人如何妥善安置?


记者电话采访了江北新区沿江街道民政办负责人胡小强。胡科长告诉记者,接到居民的投诉,街道很重视,联合物业、城管、派出所等各相关部门上门查勘了解,证实高岛的民非证书还停留在当年于鼓楼区民政局的登记时间。


“现在每天到高岛租房处巡视检查,确保小区居民和老人的安全万无一失。”胡小强告诉记者,街道民政部门正向江北新区社会事业局汇报这一情况,同时也在积极联系辖区内现有的正规养老机构或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希望先把这18个老人妥善安置分流。但他并不乐观地说:目前阻力来自两方面,一是家属不太接受,毕竟高岛长期以来收取的价格标准低,突然上涨他们不愿意;二是周围养老机构对于这么低的价格,也不肯接受分流。


说到底,还是价格难题。



老人生命安全和健康不能忽视


律师观点:


江苏新高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广路律师:


养老服务涉及老人生命健康,其中医疗护理需要专业知识,正规的养老机构在人员、设备上配备齐全,能提供较好的“托管”服务。“黑养老院”虽然由各种主客观原因造成,一旦出现疾病突发、人身损害等纠纷,会比较麻烦,甚至很难处理。


这个“机构”有相当一部分是瘫痪、失能老人,符合他们收入条件的养老机构非常少。他们在养老陷入两难。老龄化社会,普通、贫困家庭的养老需要矛盾日益突出,财政兜底机构养老的可能性极小,相关政府部门能否引导社会资金,针对机构设置的门槛进行分级,拿出一些租金低廉的公房等,通过有针对性的市场化运作,满足困难家庭的需求等,这也是对政府相关部门在养老社会化管理服务方面的“能力考验”。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